首页  >  要闻动态  >  要闻

临猗纺织业经销部

来源:技术     时间:2021-12-07 03:48

临猗纺织业经销部186i0,中卫丝网总公司,南昌养殖有限公司,鞍山皮革有限公司,朔州卫浴营运部

临猗纺织业经销部

  川观新闻记者 王代强 文露敏   最近,随着“加拿大一枝黄花”登上热搜,外来入侵物种引发广泛关注。什么是外来入侵物种,它们是怎么入侵的,四川有哪些入侵物种,带来了什么危害,如何防控?带着问题,记者采访了林草、农业等方面专家,做一盘点。   外来入侵物种是咋个进来的?   什么是外来入侵物种?根据定义,是指原本那些不属于某生态系统的物种,由于人为或自然原因被引入,造成对入侵地生态环境、农林业发展和人类健康危害的物种。专家介绍,外来入侵生物主要有三种引入方式:有意引入、无意引入和自然传入。   有意引入包括——   作为蔬菜引入:尾穗苋、苋、茼蒿等;   作为药用植物引入:水飞蓟、洋金花、假酸浆等;   作为观赏植物引入:胜红蓟、万寿菊、孔雀草等;   作为养殖物种引入:牛蛙、福寿螺等;   作为改善环境物种引入:大米草等;   作为草坪草引入:地毯草等;   作为牧草引入:扁穗雀麦、皱稃草等。   无意引入的包括——   随农产品引入:例如中肠腺坏死杆状病毒是随虾种引种带入,黄花刺茄通过混杂在粮食中引入等;   随植物引入:如锈色棕榈象,椰心叶甲随棕树带入;   随包装物引入:例如热带火蚁是随进境货物和包装箱引入,红火蚁是随进口集装箱箱体或货物包装中黏附有蚁巢的土壤引入,还有美国白蛾,松材线虫;   随旅游引入:例如地中海实蝇、桔小实蝇等由入境人员携带的水果传入。  自然传入指——   通过风力、水流、气流、物种迁徙等非人为因素引起的外来物种入侵。例如紫茎泽兰、银合欢木虱、桉树枝瘿姬小蜂、麝鼠等。   外来入侵物种带来什么危害?   我国的外来入侵物种都来自哪里呢?专家介绍,最多的种类来自北美洲。有统计显示,72.5%的入侵物种首次发现地点为沿海和边疆地区。对外开放口岸附近的入侵物种首发概率是其它地区的5-6倍。50%以上的首次发现地点在距离口岸、海岸和便捷25公里以内。   据最新统计,四川发生的主要外来入侵物种中,有昆虫17种、动物3种、病害5种、植物23种。   “外来入侵物种原本不属于被入侵地,势必带来一些影响。”省林业和草原有害生物防治检疫总站专家表示,自然生态系统中,物种经过上百年、上千年的竞争、排斥、适应和互相利用,才形成了现在相互依赖又互相制约的密切关系。一个外来生物引入后,因为新的环境中没有抗衡或制约它的生物,导致其打破平衡,改变或破坏当地的生态环境。   生物入侵,常被形容为“生态爆炸”,即一个物种突然数量激增,像爆炸一样快速占据了新的空间和新的食物,可能破坏生态平衡,加速物种灭绝,毁灭农林生产,危害人类健康,影响国际贸易,甚至威胁国家安全。   专家们列举了一些四川常见的外来入侵物种。   紫茎泽兰,原产墨西哥,能分泌化学物质杀死本地植物,竞争营养。主要分布于攀枝花、凉山、雅安、甘孜、乐山、宜宾、泸州、自贡、内江等地,大约以每年10-30公里的速度向北和向东扩散。   草地贪夜蛾,成虫可在几百米的高空中借助风力进行远距离定向迁飞,寄主包括玉米、水稻等谷类粮食作物在内200余种植物。   松材线虫病,松树一旦感病后40天即可死亡,松林感病后3—5年即可毁灭,是松树的“癌症”和“禽流感”,属于重大植物疫病疫情,尚无有效的药物可治。   红火蚁,原产于巴西和阿根廷等南美国家,不仅危害植物,还会叮咬人或动物,造成灼伤疼痛甚至休克和死亡。   锈色棕榈象,主要危害棕榈科的加拿利海枣,2015年首次在成都市发现,目前已扩散至成都、眉山、遂宁、绵阳、乐山、南充、凉山等地。   松疱锈病,世界有名的危害松树枝干的危险性病害,主要分布在绵阳、广元、巴中、凉山、雅安、阿坝、甘孜等地。   福寿螺,主要危害水稻,也啃食莲藕、茭白、菱角、芡实等众多农作物。其体内携带大量广州管圆线虫,人们食用后极易感染这些线虫并引发嗜酸性粒细胞增多性脑脊髓膜炎,引起人体神经系统损害甚至死亡。   大薸,俗名水白菜、多年生浮水草本植物,雌雄同株,繁殖迅速,是农业环保的头号天敌,被列入我国100种最危险入侵物种名单,原产地巴西。   还有空心莲子草、水葫芦、三裂叶豚草……   当前,四川还面临一批潜在外来物种入侵风险。比如美国白蛾,目前已在北京、天津、河北、内蒙、辽宁、上海、安徽、山东、河南、湖北、陕西共11个省市出现。又比如微甘菊,已广泛分布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和云南,被列入世界上最有害的100种外来入侵物种之一。   如何防控外来入侵物种?   从国家到地方,历来非常重视对外来入侵物种防控。   以松材线虫病为例。我省2004年就制定了松材线虫病预防和除治应急预案,2009年起与各市(州)政府签订四轮防治目标责任书,2010年成立省松材线虫病防控指挥部,2015年省政府召开全省防治工作现场会,2019年纳入应急管理体系,调整更名为省重大植物疫情应急指挥部。   在具体治理办法上,因为松材线虫看不见摸不着,靠天牛传播。所以,控制天牛数量,成为一种防控手段。其他办法还包括砍病树,粉碎疫木,焚烧疫木,加强监管等。   再如草地贪夜蛾。基于对侵入线路的研判以及农业农村部的预警,省农业农村厅植物保护站对草地贪夜蛾的入侵早有准备,在靠近云南、贵州的市州设置了监测点,并发动全省植保专业技术人员开展田间调查,首次发现24小时内上报、发生防治信息一周一报,有效监测了发生动态。   目前,针对草地贪夜蛾,四川采取“地面空中协同,生防性诱配套,应急防治补充”的策略进行防控。具体而言,先是监测——已在在金沙江流域和盆地东南缘筑起了两道监测防线,在其常规飞行的900米至1000米高空,应用高空测报灯打出光束监测虫情,在地面则利用自动虫情测报灯、性诱监测设备等开展监测,同时安排技术人员进行拉网式排查;再是防治——零星发生点防点治,大面积发生则联防联治。   今年全省草地贪夜蛾发生面积86.7万亩、防治面积143.9万亩次,总体防治效果在90%以上。“全省草地贪夜蛾累计发生面积小于去年同期,已实现可防可控。”省农业农村厅植物保护站专家表示。   对付外来入侵物种,专家表示,必须坚持“预防为主、治理为要、监管为重”的原则。一要控制增量,早发现、早报告、早除治、早拨除。二要消减存量,控制一批、压缩一批、拨除一批。   下一步,农业、林业、海关用三年时间在农业、森林、草原、湿地、口岸开展外来入侵物种普查,摸清其种类数量、分布范围、危害程度等情况,根据入侵危险等级制定相应防控措施,布设监测站点,开展常态化监测。   我省将重点抓好松材线虫、红火蚁、草地贪夜蛾、紫茎泽兰等重大外来入侵物种治理,实施松材线虫病防控攻坚行动等重点治理工程,坚持分区分级,实施精准治理,推进城乡绿化区域外来入侵物种治理。   当然,加强外来入侵物种科普宣传教育,增强公众生态保护意识也不可少。(省林草局供图)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